全球第二大视频安防企业大华股份(002236.SZ)借助资本运作勉强达标。

年报显示,2020年,大华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64.66亿元,2008年上市以来,同比增速首次降至个位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39.03亿元,同比增逾两成,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较上年下降9.34%,为2015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扣非净利润下降、净利润大幅增长,源于大华股份出售资产。去年,公司将子公司华图微芯出售,产生投资收益9.62亿元。

2020年,大华股份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这一年的业绩考核目标为38.06亿元。如果没有出售子公司,公司经营业绩将不能达标。

大华股份积极进行布局,试图突围。目前,公司正在筹划定增,拟向中国移动旗下的中移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移资本)发行股份,募资56亿元。公司称,引入中国移动作为战投,双方将在全球商务领域寻求协同。

扣非净利近6年首降

疫情之下,大华股份未能经受住冲击,实际盈利能力出现下滑。

根据最新年报,2020年,大华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64.66亿元,同比微增1.21%。这一增速,远低于市场预期。

大华股份成立于2001年,2008年5月,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上市之后,其经营业绩开启了稳增长模式。

200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5亿元、净利润0.86亿元。2008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实现了连续12年速增长,年均增速超过30%。2019年,其营业收入达261.49亿元,较2007年增长约63.57倍,可谓是增速惊人。与之相比,2020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仅有1.21%,大幅放缓。

净利润方面,2020年为39.03亿元,同比增长22.42%,但实际上扣非净利润为27.35亿元,同比下降9.34%。

上市以来,大华股份的净利润表现为持续增长。除了2014年、2018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为个位数外,其余年度均为高速增长。2019年的净利润31.88亿元,较2007年增长约36.07倍。

对比发现,2008年至2019年,公司净利润的增速不及营业收入增速。

扣非净利润表现得更为明显。2007年,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0.82亿元,2014年,出现小幅调整。2019年达到30.17亿元,较2007年增长约35.79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0年,大华股份净利润大幅增长源于非经常性损益,其非经常性损益为11.68亿元。

据披露,去年8月,公司将子公司华图微芯出售,产生税后利得9.62亿元。

对此,大华股份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称,转让华图微芯是基于自身战略定位及未来发展规划的战略考虑,进行本次业务结构的优化有利于公司集中优势资源做好主营业务。同时,受疫情影响,公司在去年三季度汇兑损失超过2亿元,而上年同期为正向汇兑收益。因此,公司利润端表现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从公司解释看,出售资产似乎是为了利润端好看。

实际上,公司管理层确实有业绩压力。

2018年开始,大华股份推出员工持股计划,去年6月完成了授予。包括董事长等在内共有3423名核心骨干参与了员工持股计划。

根据大华股份披露的解锁条件,其中,解锁条件的指标之一为,第一个解锁期,解锁时点前一年度相比授予时点前一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9.38%。第二个解锁期,解锁时点前一年度相比授予时点前一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41.76%。以此推算,2020年、2021年的净利润分别应不低于38.06亿元、45.19亿元。

显然,如果没有出售资产,2020年度,大华股份的净利润将无法达标。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初至华图微芯出售前,其亏损2133.62万元。

傅利泉连续四年减持套现21亿

大华股份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正在试图借助外力突围。

3月27日,大华股份披露定增预案,公司拟向中移资本非公开发行3.12亿股股票,募资约56亿元。

这笔募资,大华股份有五个方面的用途,即智慧物联解决方案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杭州智能制造基地二期建设项目、西安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大华股份西南研发中心新建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总投资约为74.31亿元,拟使用募资56亿元。其中,补充流动资金拟使用的募资为20亿元。

其实,除了大华股份西南研发中心新建项目外,其余三个实体项目在2019年就已经启动,公司曾筹划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资进行建设。截至2020年底,部分项目进度已达30%以上。

这意味着,本次定增募资,是延续可转债项目。如果本次定增顺利实施,公司募投项目资金将顺利解决。

不过,在市场看来,大华股份本次定增募资,主要目的似乎不是为了募资,而是为了引进战略投资者中国移动。

大华股份称,本次定增事项,主要目的是引进战略投资者中国移动,双方通过本次战略投资,有助于加强产业链协同,并通过技术合作实现产品的技术升级和生产工艺的迭代创新。未来,双方将加强在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协调,为公司业务拓展提供战略支撑和面向全球的商务协同。

此外,本次募投项目是公司主营业务的拓展和完善。公司称,募投项目实施,能够进一步发挥规模效应,从而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实现扩大业务规模、提高市场份额、提升公司经营效率和盈利能力的目标,实现可持续发展。至于大华股份所称的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似乎意义不大。因为,公司并不缺钱。

截至2020年底,大华股份资产负债率为44.79%,期末货币资金为74.72亿元,受限资金只有1.01亿元。同期,公司长短期债务合计为12.80亿元。对比发现,公司流动性十分充足。

公司不缺钱,但实际控制人傅利泉缺钱。

今年1月下旬,傅利泉分别将所持的3600万股、2297.80万股股份质押给云南信托、中金公司。

当然,傅利泉不存在股权质押风险。截至今年1月底,傅利泉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整体股权质押率为32.78%,尚处在安全位置。

不过,傅利泉已进行了较大规模的减持套现。

上市之初,傅利泉直接持有大华股份46.09%股权,2015年5月7日,其减持1690.82万股,一次性套现5.25亿元。当年下半年,响应监管层号召增持了部分股份,至2016年底,其持股比为41.26%。

从2017年开始,傅利泉连续四年进行减持。最近的一次是去年8月,其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现约4.40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算发现,近四年,傅利泉通过减持累计套现金额约为15.80亿元,加上2015年的减持,其通过减持股份套现的金额约为21.05亿元。目前,傅利泉直接持有大华股份的比例降为33.18%。

此外,傅利泉配偶陈爱玲也实施了减持。2017年初,其减持2375.37万股股份,套现约3.1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