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身边的商业业态将更加丰富便捷,社区团购等新兴商业模式也迎来进一步的规范管理。5月31日,商务部等12部门发布《关于推进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科学优化布局、补齐设施短板、丰富商业业态,建设“一刻钟便民生活圈”。针对社区电商、社区团购等业态常见的不正当竞争等问题,也特别提出要发展和规范并重,建立健全市场准入规则,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低价竞争屡遭罚

250克库尔勒小香梨,进货成本3.89元,销售价格却仅0.99元;500克蓝天三晶加碘精制食用盐,进货成本0.57元,销售价格仅0.1元……凭借低价倾销,一种产品一天就能卖出上万份。这是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排挤竞争对手、扰乱生产经营秩序的行为。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针对相关违法违规情况,对十荟团处以150万元顶格罚款,并责令停业整顿。重罚之下,也透露了相关部门对社区团购加强监管的决心。

事实上,不只十荟团,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社区团购平台也在今年3月纷纷受到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不正当价格行为已成为社区团购行业的普遍“潜规则”,无止境的补贴和低价揽客不仅给众多实体超市带来业绩冲击,也让社区团购业态之间笼罩着价格战的烟火。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社区团购的扩张是遵照互联网平台颠覆传统业态的一贯模式,通过前期价格补贴的方式来切入市场,培养消费者偏好,最终改变消费者的行为习惯,颠覆传统产业,继而在互联网平台之间通过价格竞争和兼并,最终形成独家平台支配市场的情形。

“所以一部分社区团购出现了低价竞争、无序扩张的现象,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占据规模优势,形成网络效应和垄断优势。当然,并不是所有社区团购都是采用这种低价扩张模式。”盘和林说。

市场准入趋严

近年来,社区团购成为资本竞逐的新兴商业领域。2018年,包括食享会、十荟团、钱大妈等十余个社区团购平台共发生超过20起融资事件,其中不乏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到了2020年,社区团购平台融资额已超171亿元。

疫情催化下,更多消费者接受了社区团购的模式,越来越多头部企业盯上了这块蛋糕。十荟团就在今年3月获得了7.5亿美元的D轮融资,而领投资本就包括阿里巴巴、DSTGlobal等。5月12日,生鲜电商叮咚买菜也宣布完成了3.3亿美元D+轮融资,这是一个月内叮咚买菜完成的第二轮融资,两轮融资金额超10亿美元。

入局者众多,让市场显得无序。《意见》为此提出,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建立健全社区电商(含社区团购等)领域市场准入规则,划清底线、加强监管、规范秩序,促进公平竞争,反对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据了解,去年出台的社区团购“九不得”新规就曾规定,不得通过低价倾销、价格串通、哄抬价格、价格欺诈等方式滥用自主定价权;不得违法达成、实施固定价格、限制商品生产或销售数量、分割市场等任何形式的垄断协议。此次出台的《意见》再次强调,要落实社区团购“九不得”规定,维护线上线下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盘和林表示,社区电商涉及线下场景,也需要基础设施上的统一规划安排,设立市场准入规则还是为了社区电商未来能够在制度规范路径中成长,现如今社区电商依然是早期阶段,且存在一些过度价格竞争的迹象,适当的监管有利于其长期发展。

社区电商有一定的区域市场支配地位,盘和林建议,在一个地区,至少要保证2家以上电商横向进行市场竞争,未来也要防止社区电商在某个区域一家独大,所以,要主动通过多种方式,引入竞争性的社区团购经营者。

除了市场准入要更加规范,《意见》还规定平台企业要承担商品质量、食品安全保障等责任,畅通投诉举报渠道,完善消费纠纷解决机制和消费者反馈评价机制。

为保障食品安全问题,盘和林指出,目前社区团购的冷链运输还需要更加专业化,部分生鲜配送的冰袋和包装不完善,容易造成生鲜腐烂。在管理方面,需要加强产地管理,加强物流监控,加强商品品质监控,保护好消费者的利益。在城市规划方面,也要给冷链仓库等基础设施留出规划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意见》就提出,要加快配置社区团购必备的冷链等设施设备,健全管理制度,保障食品安全和公众利益。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吕银玲

相关新闻

“一刻钟便民生活圈”怎么建:社区小店学跨界,零售养老一站解决

北京商报讯(记者赵述评赵驰)超市、便利店、理发、洗衣、房产中介等小店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作为城市当中的“毛细血管”,未来也将被赋予更多的功能。5月31日发布的《关于推进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提到,鼓励“一店多能”,搭载代扣代缴、代收代发、上门服务、租赁等项目,通过跨界经营提高便民服务能力。

在社区商业业态当中,社区小店业态作为最贴近消费者的业态,在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中充当着很重要的角色。对此,好邻居总经理陶冶表示,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可以更方便地串起消费者的日常衣食住行,提升消费者的幸福感。

在陶冶看来,便利店作为与消费者距离最近的零售业态之一,除了具有零售的功能以外,还可以延伸出很多便民的第三方服务,比如送花、洗衣、金融等。“与其他第三方合作,既方便更多的消费者,又实现合作共赢。”

尽管零售企业都在争相布局社区,但目前仍然存在商业网点布局不均、设施老旧等问题。此次《意见》中也明确提及了关于增加商业网点用房供给方面的政策支持。

《意见》中提出,将合理优化网点,重点对城镇老旧小区、新建居住区、城乡接合部小区加强商业网点布局,满足居民便利生活和日常消费需求;结合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城镇老旧小区改造等,明确新建和改造提升项目,推动便民商业设施进社区,打通“最后一公里”。同时,支持盘活分散的社区空间资源,因地制宜配齐商业设施;支持有条件的社区改造提升商业中心、邻里中心等各类综合服务设施,完善“一站式”便民服务功能。

《意见》要求,落实新建社区商业和综合服务设施面积占社区总建筑面积比例不低于10%的规定;结合旧城改造和城市更新,做好与国土空间规划衔接,推动土地复合开发利用、用途合理转换,盘活存量房屋设施,增加商业网点用房供给。

对此,便利蜂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政策的出台无论是对便利店行业还是对消费者都是利好。《意见》中所提到的一些保障将有利于便利店选址,让便利店真正开到消费者身边去。未来,便利蜂在研发、生产、订货、运输、销售这些环节上,仍将通过不断完善的数据系统更精准地匹配消费者需求,在更多区域更多门店内继续落实“千店千面”。

在商场和百货饱和的情况下,社区商业成为零售业新的增长点。不过,社区商业并不是单纯的商业,其中还包括生活服务业等一系列消费者对日常生活最基本的需求。消费者日常生活中消费用品及生活的基本服务,都是要在社区内完成。

首都经贸大学教授、社区商业研究主任陈立平认为,一刻钟便民生活圈的建设实际上是社区、商业和养老三者之间的结合,尤其是当前老龄化程度加深,社区商业就成为了基础生活设施的保障。“打造一刻钟便民生活圈首先应该建立一个统一机制,将社区和商业串联起来。同时,发挥线上、线下的一些延伸服务,未来将高度依靠社区商业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陈立平说。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商业功能和定位正随着人口结构和消费行为快速变化。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的养老服务模式对社区商业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陈立平看来,发展社区商业涉及的部门众多,但目前社区商业的发展存在各管一摊的情况。对此,他认为,“社区应该成立社区商业委员会,在委员会的串联下把商户组织起来更好地服务社区”。

与此同时,陈立平强调,国家应该启动社区商业立法,能够让社区商业有法可依,通过法律把社区、商业和养老的关系和责任、目的、意义进行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