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控人王立群所持有的股份经历长期高比例质押、被司法拍卖的情况下,汉邦高科(300449)实控权会花落谁家备受投资者关注。6月9日,汉邦高科公布了这一答案。公告显示,汉邦高科拟筹划向北京沐朝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沐朝控股”)非公开发行股票,若该事项完成,沐朝控股将成为汉邦高科控股股东。沐朝控股的股东为汉邦高科现任董事长李柠,持有沐朝控股50%股权。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李柠欲入主汉邦高科早有征兆,首先,引入山西长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长高”)受让王立群的股份帮助王立群纾困;随后,当选汉邦高科董事长,深入汉邦高科管理层;最后通过定增直接入主汉邦高科。

引入山西长高帮王立群纾困

据了解,王立群的股权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同时,其所持有的8.05%股权被司法拍卖,可谓是困境重重。李柠入主汉邦高科的第一步,就是帮助王立群降低质押风险。汉邦高科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称,山西长高是由李柠引进的。2020年9月7日王立群与山西长高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约5%汉邦高科股份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山西长高,但截至目前,尚未完成过户。若转让完成过户,王立群持股比例将降至7.39%,汉邦高科存在控制权变更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王立群持有的8.05%股权已被司法拍卖,据汉邦高科披露的公告来看,竞买人为自然人张涛、付强,分别竞买王立群持有的3.74%、4.3%汉邦高科股权。汉邦高科称,由于目前尚不清楚竞拍人之间、竞拍人与汉邦高科现有股东之间的关系,因此尚不能判断公司股权结构变化情况。

担任汉邦高科董事长

据了解,4月7日,汉邦高科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王立群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汉邦高科于4月7日召开了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三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变更董事长的议案》,董事会选举李柠为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对于选举李柠为新任董事长这一事项,汉邦高科称,李柠毕业于中国公安大学,其专业背景与汉邦高科智能安防业务有一定契合度,对智能安防行业发展方向有较好的理解和判断。据了解,李柠于2020年8月通过增补进入汉邦高科董事会,从进入董事会到成为董事长用了不到9个月的时间。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Wind发现,李柠有多家公司的投资管理经验。Wind显示,李柠担任14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在6家公司担任股东,在14家公司担任高管。李柠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分布在深圳、长治、北京、重庆、上海,涉及金融、珠宝、软件等多领域。

定增入主汉邦高科

最终,李柠拟通过定增的方式将汉邦高科实控权收入囊中。

6月9日,汉邦高科发布公告称,拟筹划向沐朝控股非公开发行股票,若该事项完成,将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沐朝控股将成为汉邦高科控股股东。资料显示,沐朝控股为刚刚成立两个月的公司,经营范围主要是企业总部管理、企业管理、企业管理咨询、经济贸易咨询、物业管理、软件开发等。沐朝控股目前尚未开展经营活动,而沐朝控股的股东为李柠和王朝光(各持股50%)。沐朝控股的注册资本高达5亿元,由李柠和王朝光各认缴2.5亿元。

北京一位私募人士表示,李柠一系列行动对汉邦高科“势在必得”,但能否帮助汉邦高科实际脱困仍未可知。目前,汉邦高科面临着业绩承压、股价走低的局面。

根据汉邦高科最新披露的一季报可知,2021年一季度,汉邦高科实现营业收入7450.11万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899.55万元,同比下降170.68%。从股价表现来看,交易行情显示,2021年以来,汉邦高科股价下跌了41.58%,并于4月30日创股价年内新低,为6.76元/股。截至停牌前一交易日,汉邦高科收盘价为7.74元/股,与2021年初的13元/股左右相比近乎腰斩。

值得一提的是,汉邦高科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较高,一季报显示,汉邦高科商誉为5.39亿元,净资产为9.07亿元。根据深交所发布的《上市公司风险分类管理办法》,按照上市公司风险严重程度和受监管关注程度不同,将上市公司从高到低依次分为高风险类、次高风险类、关注类、正常类四个等级。由于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超过50%,此种情形不得为正常类风险。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表示,一般来说,参与定增的投资人都希望低成本进入高成长行业,但是判断是否处于高成长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针对公司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汉邦高科证券部,对方工作人员表示暂时不接受采访。